服务热线:
ag88环亚娱乐|平台

在月光下 跳舞 作者/阿毛(毛焱明}

TIME:2016-09-01 浏览次数:1750 【大】 【中】 【小】 关闭

在月光下    跳舞

        诗/阿毛


皎洁的月色

拨冗一帘银纱

挂上窗前

我的视线模糊成墙

挡住了你渐远的背影

我的世界

从此告别了温馨

开始漫漫长夜的空旷和寥落


我静默着

祈祷着

不为逃避

只为再一次月光坠落的那刻

捕捉你灵动的背影

驱走夜的寂寞


窗前

虽不见你的身影

却有你的温度

在月光下

跳舞


2016.5.18合肥


一夜花开

        文/阿毛


走过初夏

我耄耋的心

仍猥琐在初春的萌芽里昏睡

你说没有经历就不懂忘记

其实

我不想如此经历


走进盛夏

这满山的花

仿佛银河系的星被苍穹流放

你说没有相遇就没有距离

其实

我不想如此相遇


不见微风过草

已是花香扑鼻


一夜花开

我还没来得及蜕变成蝶

只好用淡淡的吻

和浅浅的笑

迎你


风吹过

花香浅


2016.5.30午夜


《青春》

         文/阿毛


就像绿水阔别了依恋的重山

青春是一股奔涌而出的泉

走过了昨天

就不再回头看

不想那些任性的荒唐和错乱

徘徊在溪流边

捧着被浪花扭曲的脸

叛逆的思维

在夜幕怂恿下泛滥


就像山花忽略了盛开的岁月

青春是一场没有结局的宴

曲终人不散

那久违的暗恋

突然萌生在不经意间

却是有苦难言

追逐阳光遗落的暖

可否来一次

说走就走的浪漫


就像轻舟泛进大海的浩瀚

青春是一场没有墓穴的祭奠


2016.7.6于途中


《九月的烙印》

          文/阿毛


旷野的花儿兀自盛开,

九月,在岁月的往复中缓缓而来。

植物们呻吟着,

动物们追逐着。

吸允自然的乳液疯狂地滋长,

终又安静的回归到泥土。

片刻驻足后,

重新披上盛装,

开始新的呻吟和追逐。

一次次更迭,一世世变幻,

亿万年奔流不息,

渐变中,一切

似乎还是混沌初开的模样!



旷野的花儿兀自盛开,

九月,在岁月的往复中缓缓而来。

一样的生灵   一样的足迹,

不一样的纷呈。

每一个物种来到这个世界,

都有一个图腾应运而生,

每一个图腾背后,

都主宰着一段生命的进程。

恐龙灭了,人类来了,

从河谷边,从森林里,

从弱肉强食的杀戮和征服中来了。

部落间捭阖着,吞噬着;

信仰间融合着,蚕食着;

文化间冲突着,更迭着。

宗教,成了圣殿上冠冕堂皇愚弄众生的借口;

利益,成了桌面上津津乐道毫不掩饰的游戏。

夜色中氤氲在扩散,

屋檐下阴谋在酝酿。

侵略者的灵魂难以片刻隐忍,

宫廷里道义碎了一地,

欲望,升腾成火搏冠而出。

人类,用暴虐统治着世界!

杀伐进化了物种,

残暴创造了文明,

胜利者书写着历史。

尧天舜地,秦皇汉武,

唐宋元明,浩劫丛生。

血流三千里,一怒为红颜。

饿殍荒野外,生死弹指间。

世界,回归了理性,

生灵有了片刻的安宁。

而这风和日丽下,

又怎不是山雨欲来前的暗争!


旷野的花儿兀自盛开,

九月,在岁月的往复中缓缓而来。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漫步在这个陌生的国度,

文明包裹着城市,

安逸笼罩着乡村。

和平和共赢掩饰着冲突和对抗。

大棒下的秩序,和霓虹灯下的纸牌屋,

如此虚幻,又如此真实!

刀光剑影间呐喊着公平道义。

觥筹交错中盘剥着世界财富。

我在交错的时空里,

和这道貌岸然的文明中,

痛苦的徘徊着。

不敢触碰身旁的草木瓦砾,

它周身的伤痕,还没有痊愈。

911改写了城市的历史,

却没有改变,

政客们的贪婪和任性!


旷野的花儿兀自盛开,

九月,在岁月的往复中缓缓而来,

又在岁月的往复中静静走开!


2015.9.11于纽约。


《我的轮回》

         文/阿毛


我匍匐在命运的沟渠里,

逆着水流的方向,

蚯蚓般穿行着。

蜿蛐的踪迹渐渐模糊,却难平复。

我不敢抬头仰望苍穹,

怕这刹那的停歇错了半世的虔诚;

也无暇眷顾眼前的泥泞,

怕油然而生的畏惧怯了半生的祈祷。

我习惯而执着地在亦步亦趋中,

吸允泥土里的营养;

在裹足而前的渐行中,

代谢体内的糟粕。

就这样吸收营养,代谢糟粕,

往复中消耗着生命的能量,

践行着生命的轮回,

体会着生命的价值!


我执拗的情感,

并不因为身体的脆弱而微不足道,

当我漠然于行,

情感给了我坚持的力量;

当我茫然于心,

情感给了我前行的指引;

当一幕幕天光自西向东,

由远而近,从弱到强,

那便是生命的节拍,吐纳的旋律。

我在天光下,

迎着热浪,摆脱泥泞,聚力升腾!


昨夜,我在难眠中,想起了前夜;

今生,我在泅渡中,看到了来生!


《窗外》

         文/阿毛


窗外,晚霞簇拥着斜阳渐渐淡出了视野,

漆黑的夜正在为生命的幻化而祈祷。

留一轮余晕,

或者,让星辰铭记那段残阳如血的凄凉,

不为悲伤,

只是,不要现实扭曲原先的模样!


窗外,启明星摇动着风铃渐渐走出梦境,

漆黑的夜正在为生命的流放而招魂。

撑一顶夜幔

或者,让晨曦笼住那段亦真亦幻的梦呓,

不为留恋,

只是,不要理性碾碎丰腴的情感!


窗外,寒冬封存的生灵渐渐走出困盹,

温馨的阳正在为大地的复苏而劳作。

塑一座冰雕,

或者,让时光反转那麦浪如潮的仲秋,

不为铭刻,

只是,存一处晶莹给未来的记忆!


窗外,春寒乍暖的气息掠过疲惫的神经,

温情的雪演绎成溪滋生草木的胎动。

堆一个雪人,

或者,让银白牵住隆冬最后一脉气息,

不为泪痕,

只是,错过了就不再重复这个雪季!


生命中每一处寄宿都不是偶然,

只要走过,无论昼夜和四季,

只要不躲在温室,不畏惧自然交错的壮美。

每一个跌宕的旅程,

都会在路上,找到生活的体会!

既然,一切早有编排,

那就背起行囊,

锁上门窗,

走出这冬夏如常昼夜无光的小木屋,

迎着心中的夏和光,

踏过脚下的地老天荒,

来追寻下一刻橙色的希望!


2016.1.27包头


《入春》

      文/阿毛


冰凝天上的云,

遮住阳光的炽热。

凛冽,已不能诠释眼前的温度,

却是我切身的感受,

在我,还有触觉的时候。

风痛苦的呻吟着,

掠过冰峰雪岭,

在狂野中无情的肆虐,

吞噬一切生命的体能,直到窒息!


觅食的寒鸦,

是雪原上唯一的风景。

精灵般搜寻着,乌黑的恐惧

早已被极寒淹没,

变得微不足道,反而

昭示了生命的顽强!


牛羊蜷缩在圈里,

相互偎依着,

吸噬着彼此的体温。

不时抬起头,张望

期待山坳处泛起的那束阳光。


冰凝山川的水,

覆盖大地的热量。

冬眠,已不能摆脱心中的昏聩,

却是必经的忍受,

在命运,不与抗争的时候。

时光在雪域中前行,

熬过隆冬,

便可跨入草木萌生的当口,

在乍暖还寒的轮回中,静默超度!


报春的喜鹊

在浅阳中荡起温婉的歌喉,

调情的嬉戏,惊扰了休眠一族。

万物渐次还魂,

顾盼春潮的汛息,融雪

化作生命的体能!


村妇们走出巢穴,

彼此猥琐着,

调侃灯下的故事,

似乎酷寒的冬,只是

故事里男欢女爱的一个情节。


春天,承载了多少生命的期待,

就浓聚了多少瑰丽的梦境。

我穿梭在旷野中,

在四季分明的逐次更迭中,

品享生命的俊美,

咀嚼绵延不绝的自然力量,和

人类思想的光芒!


我的世界,融进了

这冬,这雪,这和风与寒阳;

这爱,这觉,这柔软和春心!


2016.2.4(立春)于故乡。


《行走在时间的脊梁上》

             文/阿毛


行走在时间的脊梁上,

就像风,肆虐在

无际的旷野中。

这狂野,

没有方向,没有温度,也没有刻度,

只有一个孤独而骄傲的,

狼一样驰骋的我!


蜷缩在空间的怀抱里,

就像雨,流淌在

欢快的溪流中。

这溪流,

有方向,有温度,也有刻度,

这样一个低调而从容的,

羊一样温情的我!


面对优胜略汰的种群进化,

我不得不

狼一样坚韧求生;

身处弱肉强食的残酷市场,

又不得不

狼一样参与竞争。

虽然内心仍羊一样充满温情,

渴望阳光,崇尚美好,

梦想伊甸园!


冬天,

我呼嚎在旷野,

在追逐中进化着物种;

暗夜,

我独步于江湖,

在杀戮中优化着血脉。

春来了,

扫去周身久积的冬霾,

张开臂,拥抱绿色的世界。

天亮了,

挥去心中沉睡的夜影,

打开窗,迎接清新的日出。


就这样,我在昼夜,

在四季,

在狼和羊的冲突和共存,

在时空的缝隙中,

矛盾的行走!


2016.3.24晨。


《放逐心灵的片刻安寝》

          文/阿毛


窗外   轻风吹过

摇响了记忆的风铃

带我追寻初识你的那一刻

在岁月的漩涡里

还原你美丽又温馨的

那曾给予我在无数个风的寂寥中

无数个清淡如水的笑容


午夜   我隔着窗

细数你均匀的呼吸

回味经意走进你的每一刻

在生命的长河中

检索你至诚而率真的

那曾赋予我在无数个夜的困沌中

无数个晶如冰花的守候


你用水一样的纯净

熄灭了我痴念的心灯

轻风吹过

站在记忆的风铃下

你娇娜的身姿

舞动成一曲曼妙的音乐

温婉了月中的嫦娥


我用冰一样的灵透

浸润你木讷了的情感

暗夜无影

走在炽烈的沙漠中

你恒定的温度

屏蔽了春心无状的萌动

冷漠了月里的吴刚


我徘徊在难以割舍的冥思里

梦着你    放逐心灵的

片刻安寝


2016.3.27晨


《找回,自己》

           文/阿毛


无数次梦想,

回到儿时的贡格尔草原,

来一次随意的旅行。

用自然的风,或雨,

或太阳的炽烈,

洗涤周身的疲惫。

用满天的星,或夜,

或月的清新,

洗净蒙尘的心!


无数次梦想,

回到儿时的贡格尔草原,

来一次放任的旅行。

抛下鞍马,信步而去;

远离人烟,随心游走。

渴了,允一口草尖上的甘露;

饿了,嚼一枚山菜野果。

没有伞,干脆脱个一丝不挂,

尽情沐浴在阳光雨露下。

任蚊虫叮咬,

任荆棘牵绊。

没有压力,我野马般奔腾,

将大地咆哮出山川。

没有相随,我孤狼般嚎叫,

将天际撕裂成昼夜。

终于,

我自由自在,

伫立在天地之间,

并终将,重回红尘之外!


无数次梦想,

回到儿时的贡格尔草原,

来一次率性的旅行。

看太阳下越走越长的影子;

数步履后扭捏的印迹;

悟仕途中人性背离的错乱;

闻微风里汗臭的体味。


梦想让我,

在天人合一的纵情中,

找回一次,

自己!


2016.4.16


版权所有:ag88环亚娱乐|平台 蒙ICP备16002168号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310号
网址:www.nmgscxh.org.cn 电话:0471-6611753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7号楼2楼
内蒙古诗词 内蒙古诗词学会 内蒙古古体诗词 内蒙古诗词杂志 内蒙古诗词网 内蒙古诗词学会网站